NOIp回忆录 —— 难以忘怀的两年青春

人生匆匆,事两难全。随风拂去,勿忘勿念。 —— 题记

不知不觉距离我NOIp的退役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了,看着我的学弟们今年创下的辉煌成绩就不禁感慨当初的自己。他们是付出多少辛酸汗水,才能换来这般成就,再看看自己,说划水就真的在划水。
但也能勾出不少美好的回忆。

我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在自己失败的时候都会悄咪咪的告诉自己:“若是当初再认真一点就好了”,亦或着:“不是我不厉害,只是不够努力罢了”。
然而,这往往是失败者的表现。
这就是当时的我。

狂妄/自大/天真/散漫……
我觉得什么“不太好”的词都可以用在我参加比赛的那个阶段。
我自信满满的认为自己有福建省省一的实力,自认为一定可以在NOIp2016的赛场上展现自己的“风骚”。
我真是太天真了。
现实的残酷向我泼了一桶大冷水 —— Day2T2没写文件读入输出。就是这种只有初学者才会犯的重要错误使我与仅有咫尺之遥的省一等奖失之交臂。
虽有不甘,却也难以不甘。现在的我已经意识到,犯错误也是实力不足的一种表现,哪怕只是一丁点,看起来微不足道的错误,也不会是完美。
小错误堆积起来,终会酿成大错。可能很多人都在某些营销公众号上看到类似鸡汤:如果你每天犯下一点点错误(做到了99%),一年后会怎么样呢?显而易见的有
$$ 0.99 ^ {365} ≈ 0.03 $$
这其实是个玩笑话,并不能说明什么,即便存在指数衰减也不会持续这么久。
但是我确确实实有所经历。
我明知道自己拿不到省一却仍不知道忏悔,而是以一个“我觉得自己并没有失败"的角度看待自己,安慰自己。全然不知道这已经算是失败,自作聪明地不认真读高考的科目,没拿到省一算一个0.99的话,这就是第二个0.99。
天真地认为自己省二去福大什么的自招随便水水就能过了。于是乎福大给了个新政策:分AB类,A类降到一本线,B类只能降30分。
是的,我仍然觉得我是A类选手,这般自大算是第三个0.99吧。自招面试的前一个晚上还在玩游戏到深夜,和我同行的二伯问我要不要看看书什么的,我给的回答是——
不用。
这或许算是第四个0.99。

最后的结果自然是B类+高考分数不够了。
所以暑假填志愿以前我有一段时间在狠狠地反省自己,正视自己的错误。选了一个家人同意,自己还算满足的学校。有人问我为什么不复读,我个人觉得得过且过,如果复读我相信我会抱着自己是运气不好这种心态,最终结果想必也是差不多的。

说了这么多关于自己失败的废话,也该谈谈回忆了。

我依然能记得第一次坐在一中电子阅览室,看着boss给的代码,自己亲手抄出“Hello, world!”的样子,那时候整间教室坐着至少100人。第二次去的时候只剩一半,第三次去的时候只剩十几人,再后来就不过个位数了。有人是专门打游戏被劝退的,有人是被挖去其他竞赛的。
想想自己能坚持下来貌似算是很好了。
第一次参加初赛的时候我才刚刚学完函数,那会儿是真·水军,连同行的两个参加普及组的学弟都学的比我多,也是很有趣。

再后来就是高一暑假去浙江宁波余姚中学的培训了。
这可能是我最最难忘和最最重要的一段经历,在这一个月的培训期间我很庆幸地与高哥/高弟/skida/God-Nan/点点……好多同校的小伙伴深入交流感情,还有在浙江热情好客的几位。
想想那时候,真的很美好。
那也是我提升最快的一个阶段,差不多是一个月从零直冲福建省省二末的水平。所以我觉得系统培训非常重要,每天可以硬性要求自己完成一些任务(题目),很有助于巩固自己当天所学的知识。
赛前还有段时间在北京华北电力大学海淀校区培训,还记得那是在一个防空洞地下室,毫无手机信号,也正因如此我们能认真地听课...然后边玩扫雷(逃
那时候算是第一次见到了保送大中华各路top高校的金牌爷,之前在浙江也只是见到几个有实力竞争金牌(或者叫即将获得金牌)的大触,印象比较深刻的就只有钟皓曦/胡泽聪两位,大概是由于他们两个讲课比较听得懂而且有趣吧。
不过清北学堂之旅学到的东西确实会比在浙江学的东西少,原因便是学的越来越难,提升越来越慢。
貌似胡泽聪大佬从那次培训过后就再也没见过了,而钟皓曦大佬仍然钟情于授人以渔(后来还有一次清北学堂他还是来了)
附上一张我偷拍两位大佬吃饭的图片(如侵权马上打码或删除)
1

国庆一过就是初赛了,赛前复习很充足,直接水过。
然后是十一月的复赛,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复赛,赛前一天的内心是十分复杂的,记得是在一间404机房试机,我们一行人还在说笑觉得这件机房会找不到23333。
试机的时候点点大大给我们带来了一份Ubuntu下的对拍脚本代码,大概长这样:

#!bin/bash
while true;
do
./data
./std
./test
if diff std.out test.out;then
echo AC
else
echo WA
exit 0
fi
done

不过对于紧张的一匹又当时是Ubuntu小白的我,压根记不住这代码,Day1考试的时候也就只能放弃了程序对拍。好在Day1的题目其实不太需要对拍。只是我斗地主那题没加初始化,30分暴力也成功GG。
事实上当时还给我们几个选择Ubuntu的分配到了非Ubuntu的机子,前前后后折腾半个小时才真正开始考试,考完的时候我们不知道可以申请延长时间,于是半小时成功浪费,不过想想并不一定会有什么特别大的差别。
还有就是一不小心把收代码的软件关闭,再开的时候提示错误使我受到惊吓,好在并不会发生什么大事。
Day2没什么特别的记忆,虽没有了Day1的紧张感,但题目难度却相比Day1提升了不少,尤其T1,当时的我一眼望去觉得就是简单的贪心暴力,出考场的时候听高哥/其他学校的参赛者说是二分的时候,可以说我们都是懵逼脸,随后自己也想出了自己贪心的不足之处。
于是乎这场比赛拿了一个省二末的成绩——260,成绩发布的时候我心情还是十分忐忑的,差点不敢点进邮件,不过对于第一次参赛的我来说,这个成绩还是有些沾沾自喜的。
当时出情况比较严重的就是高哥/SLM/点点了。高哥Day2T1把'+'不小心写成了'-',成功丢掉70分,70加上去他就是省一;SLM是因为文件名多了一个换行符号(Ubuntu下可以用换行符作为文件名,而PDF复制的时候莫名会多一个换行,SLM怕打错文件名索性复制,没想到因此失误),文件无法被cena收走,虽然有U盘收文件,但评测的时候显然还是不行;点点则是由于不知道什么原因,评测的代码并非他本人所写,而源文件已经找不到了。
SLM和点点向CCF申诉,要么被各种踢皮球,要么就被拒绝。
最后就是SLM沦落省三,点点甚至没奖。不过好在他们后来一个自招通过,一个靠自己成绩也考了不错的学校。

高二的暑假没有培训,浙江那里突然通知不收外地人了,很可惜的得在学校补文化课。于是开启第一个月早上上课晚上机房刷题/第二个月天天泡机房的生涯。
这一次的其实我是奔着必须省一的心态去的,所以有着以往没有的拼劲和信心。
不过还是有段时间不知道学什么/刷什么/想玩游戏,没有目的性是件很可怕的事情,犹如在庞大海洋里漂浮,四面都是一望无际,不知该向哪游。
十月国庆照旧是在华北电力大学的清北学堂,依旧见到了熟悉又尊敬的钟皓曦大佬(貌似叫老师更好一点2333
这次不太一样的是,钟皓曦老师给我们传授了一些考试经验,以让我们好好备考,尤其是他说他考试的时候都会带一种神奇的饮料——
timg-1
他说他建议我们考试的时候带点甜味的饮料,但不要是汽水,于是良心安利了一波大瓶冰红茶
后来大瓶冰红茶被我们在场大部分人尊称为——长者之力。
这次在赛前一周时间,泉州一中组织了一场泉州市的集中培训,我们学校自然是去参加。第一场分教室(也可以说是分座位号)的考试,用的是NOIP2010提高组的题目,这套题正巧我几个星期前在机房给同校的OIer讲解过,于是成功以330的成绩位列第一。虽然有些作弊的嫌疑(逃
不过这个第一坐不久,后来的几场考试要么第二三要么第五六,还有一次跌出前十。
坐在旁边的hjf其实才是真正强的,高一就拿了NOIp2015提高组的省一。有场考试的一个题目解法是利用组合数的性质,但是推出来后只剩阶乘,他大概是没学过组合数,于是用矩阵乘法瞎搞,虽然用时很长,但还是成功拿到满分。直到后来我才发现,他的做法原来就是换个方式推出这个性质。
能在没学过某个知识的情况下,利用所学知识推出来这个知识,才是真正厉害的人。

在接下来就是第二次,也是人生最后一次的NOIp考试,赛前突发的一个状况是我的眼镜被自己折断。不过还算好的是,我并不是高度近视的患者,电脑屏幕上的内容可以看得清,只不过高度散光容易导致自己疲劳。
有过一次考试经历后,Day1时候的我沉着冷静,该拿的分数算拿到了,T2思路错误写了很久导致T3想出至少60%解法的时候已经来不及实现了,不过好在也都交了暴力。
Day1T1题目上有几个比较好玩的地方:
KI3ORCK-V27P8AIHBVB-QBO-YI--E5T_U--4D-UYDEC1EEQQ-ZVASG-Q-T_7--WZ5RS-H
具体原因我就不细说了,大家自行体会。
Day2早上起床的时候遇到一个突发情况——准考证找不着了。
我当时是急得焦头烂额,直到boss告诉我:“没了你不早点说,我现在去印一张应该还来得及。”
原来准考证还可以再印一张!心情瞬间好下不少。不过拿着黑白准考证进考场的时候我心弦还是绷紧了一下,生怕不让我进去。
当然最后还算顺利进场考试。
然鹅好景不长,第一题刚要写完的时候,突然冲进来两个神情严肃的老师和一个一脸懵逼的保安,其中一个长得像领导的径直地走向我,用严肃且稳重的语气问:
“同学,请你把身份证和准考证拿出来给我看看好吗?”
我当时心情十分复杂,但还是故作镇静地交出了准考证(后来打印的)和身份证,心里不断充斥着类似“莫非要被取消考试资格”的想法。
“这是你的准考证和身份证?”他掏出了另一张纸。
“是。”我回答。
“那你的这张是什么?”他摆摆我后来打印的准考证。
“也是我的。”我尽量保持自己不紧张,“是我们教练后来帮我印的,您手里那张彩色的准考证我丢了,不然也不至于到您手里。”
“准考证还能再印的?”他露出了懵逼的神情,显然也不知道这件事怎么处理,“我打个电话你等下。”
我并不能听清他在和电话另一端的人讲什么,然后问了我boss的名字,我说完后他挂断了电话,把准考证和身份证还给了我。
“没事了,你继续考试吧。”
我这才算是松了一口气,但是这无疑对我比赛造成了很严重的影响,不过这也怪我自己,毕竟是我自己丢掉的准考证,前一天考完的时候boss问我们准考证什么的有没有带的时候,我居然毫不做检查地说有。
我真的该好好感谢boss。
所以带着这种紧张的情绪,便有了一个前面提到过的结局——T2没写freopen。
考完那一瞬间,其实想通了很多,也放下了很多。
后来有测试过加上freopen的代码,官方数据能够拿到45分。
知道成绩——220后,还抱着一丝丝完全不可能的希望,希望能蹭到省一末,结果可想而知了。

至此,我的NOIp生涯也算是画上了一个句号。
总的来说,过程中有苦有甜,虽然最后结果是不怎么好的,但也成功的为我上了一课。相信我如果没有得阿尔茨海默症的话,我这辈子都忘不掉这段经历。
大学的ACM算是我新的一个起点,是需要必须好好努力了。
以上。

Jeson.Vendetta.Xie

世上佳作千万,何处得以容身?